改变老一代人的观念

宁夏高价彩礼并非个例,山西部分农村的彩礼达到“图吉利”的18.8万元,河北等地还有“万紫千红一片绿”(一万张5元,一千张100元和若干张50元)的说法。对此,马文财见怪不怪,他说,天价彩礼都是互相攀比造成的,攀比一旦形成风气,大家很难从中抽身。谁要的彩礼少了,反而会被别人议论。

除了引导,部分地区还通过惩罚措施遏制大操大办。塔头刘村去年底将“喜事酒桌上限”制定成了村规民约,“酒席不能超过30桌,超过者罚款5万元”,尽管30桌的标准比原先“标准”减少了一半,但碍于高额罚款,今年以来,只有一户人家“越了线”,罚款也被用于村里的教育事业。刘永进表示,设定酒桌上限给了大家一个共同的台阶,得到了广泛支持。

宁夏固原市彭阳县刘沟门村的马文财2016年给大儿子成婚时,女方“一口价”要20万元的彩礼,加上金银首饰、办婚礼共花去30多万元,而2012年当地彩礼也就六七万元。彭阳县是贫困县,马文财作为养牛大户都难以应付,而普通家庭“一婚倒退20年”毫不夸张。

虽然各地都有遏制不良风气的探索,但都是“各想各办法”,民政部要求推进婚俗改革,则让基层对不良婚俗说“不”的底气更足。彭阳县委常委、城阳乡党委书记刘旭说,“以前政府没措施、没标准,大家互相攀比办婚事,有些人想反对没理没据,而婚俗改革则进一步明确了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”

新华社北京12月6日电 题:喜事变“赛事”,婚俗改革给不良风气踩刹车

此外,抵制天价彩礼、大操大办,党员干部也发挥着带头作用,宁夏不少县区出台规定,要求党员干部以身作则,如彭阳县要求党员干部带头,彩礼不超过6万元,迎娶汽车不超过6辆,宴席控制在10桌以内,礼金不高于50元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